關於部落格
Tour With My Bike.
  • 37179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出養歐洲21年 萬里尋母圓夢





*文中這一位歐洲青年<班>就是我所認識的<安迪>。
圖中的照片,是我在小琉球幫他拍的。安迪把這張照片當成他msn的顯示照片:



*這是原圖

感謝:
馬克告知這個消息。
Becky
老師提供當天報紙一份。


關於<安迪>事項,詳:
殘念的半部練習曲---我認識安迪的經過
http://blog.yam.com/godkrab/article/10762033
4
人,琉球鄉---with 馬克、小剛、安迪and me.
http://blog.yam.com/godkrab/article/11242804

──────────────────────────────
中國時報 2008.04.04 
出養歐洲21 萬里尋母圓夢
吳敏菁/台中報導

 

 

      滂沱大雨中,台中育嬰院突然出現一個混血大男孩,要「找媽媽」;原來男孩是廿多年前從這裡出養給歐洲家庭的「班」。在歐洲有深愛養父母,但遭到生母遺棄,成為「班」內心打不開的結,透過社工的協助,「班」與生母在保密下見面,暌違廿年後深切的擁抱,了卻他多年來心願。

 

 

      每位孤兒,終其一生都懷著對生母想像的依戀。去年的一個下雨天,台中育嬰院闖進一位淋溼的大男孩,說著蹩腳國語,自我介紹叫「班」;他說,廿一年前從這裡出養到了歐洲家庭,特別回台灣希望能找到自己生母,伴隨著雨聲,「班」的急切顯得格外淒涼。

 

 

      混血兒休學 赴台中育嬰院找生母

 

 

      「班」是個混血兒,又出養到歐洲的家庭,境遇特殊,在場一位服務台中育嬰院廿多年的資深社工立刻對他有印象,因多年沒見到的「班」突然出現在她眼前,驚訝得心臟差點跳出來。

 

 

      坐下來,「班」才緩緩地說,出養到歐洲後,認養父母待他如親生,悉心照顧,一路走得順遂,還進入當地最高學府,未來畢業將當老師,一切都如此幸福。但午夜夢迴,自己心裡頭一直有個遺憾,連沒有血緣的外國老夫婦都能待他如親生,親生母親為什麼不要他?心頭的結糾纏困擾,一直到廿一歲成年,「班」終於得到養父母同意,辦理休學,飄洋過海回台灣,就是想見到自己生母。

 

 

      「班」要求育嬰院告訴他有關生母的背景,但資料老舊,不僅育嬰院必須保護當事人,加上人事變遷,尋人也如大海撈針,真是談何容易。不過,「班」不放棄,三天兩頭到育嬰院報到,資深社工暗自心疼,還是努力幫他翻查舊資料。

 

 

      「班」來台一個多月,無盡的等待讓他心焦,他騎腳踏車環台,想看看出生島嶼的模樣,另也心想如果不把自己的體力耗盡,他會瘋掉。

 

 

      終於,台中育嬰院的社工從舊檔案裡查到「班」生母的資料,查訪一位舊里長,歷經無數訪談,終於找到「班」的生母,但生母已經有家庭,經過掙扎與溝通,終於同意與「班」見面。

 

 

      舊檔案翻到資料 母子會深情相擁

 

 

      透過社工的安排,廿年未見的母子在餐廳重逢,倆人深切地擁抱,「班」流著淚,用生硬的國語訴說對母親的思念;媽媽也哭了,對沒能養育自己孩子一直道歉。母子倆天南地北地談,媽媽幫「班」挾菜,暌違廿年的親情畫面,映入一旁社工眼簾。

 

 

      來台兩個多月,「班」終於見到母親,他說,自己已經心滿意足,彌補了生命的缺憾,以後,不再不理解媽媽為何不要他,可以理直氣壯地活著了。


──────────────────────────────
中國時報 2008.04.04 
重逢化心結 社工目睹淚漣漣
吳敏菁/台中報導

 

 

      曾照顧「班」的台中育嬰院資深社工表示,她在這裡服務了廿多年,疼愛過每個曾經照顧過的孩子,看著孩子成長,但這一次不僅幫「班」再找回新生,也幫「班」和他的媽媽尋回彼此;看到母子重逢,一旁的她也淚漣漣,直說是生命最難忘的恩典。

 

 

      為不願增加當事人困擾,牽起了這場千里母子會的資深社工,也要求在這場戲劇性的真實故事裡,隱姓埋名,不要留下任何可以被指認的線索。但廿一年的往事,社工想起來依然歷歷在目。她說,當年挺著肚子的少女,眼神透露著恐慌不安,因為孩子是混血兒,根本不見容於家庭

 

 

      資深社工表示,台中育嬰院早期是台灣極少數的未婚媽媽之家,協助許多身心受創少女在人生跑到重新出發,近年來轉型專門收容多重障礙的孩子。

 

 

      社工表示,她曾照顧這像極大眼洋娃娃十一個月,為了幫孩子和生母找到新生,院方盡了很大的努力,和國外機構合作配對;孩子最後出養到歐洲,她偶爾想起也會掛念,只是沒想過,有朝一日會在台中育幼院的門口再與孩子如此戲劇化地見面。

 

 

      經過廿一年,社工說,她最開心的是「班」不因母親的亞裔血統受挫,心態正面陽光,還跋涉千里尋母,讓她深受感動。

 

 

      社工說,「班」的生母如今也有自己的家庭,稱得上幸福,內心卻無法擺脫愧疚感,母子得以重逢,儘管不能長相聚,但深信愛是無遠弗屆。看著她們母子一起用餐,淡淡話家常,勝過千言萬語,經過這一洗禮,彼此生命更完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