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ur With My Bike.
  • 37179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通告記






這個電台叫做<台灣國>。這名稱一聽就知道這電台具有某種的政治性;其實這是一個某宗教團體以台灣獨立作為政治訴求的電台。話雖如此,但是我的節目是每個禮拜六晚上11點到01點兩個小時的節目;反正咱對政治也沒啥興趣,經過溝通,於是我接下了這一個無給職的音樂與生活的節目。

當時的心境很簡單,就只是想趁還是學生時多給自己一點磨練的機會;但是更重要的,因為這是一個台語電台(光看名字就大概可以猜出個梗概),可以趁機訓練精進自己的台語。這是一個挑戰;如果不是因應節目型態必須以台語發音,我想我應該也不會接下這個工作。

(哈,不要小看台語,雖然南部小孩從小說到大,但是那些都是生活台語。不信,你用台語唸唸看一整篇<禮運大同篇>就知道了!)

基本上這是地下電台(據說也被抄台過好幾次),所以根本沒啥制度;你可以在學校的考試週告假一週,反正電台有一大堆老大(類似上師)的開示錄音帶可以播出,也不差我一個。而每次我的節目,節目主題都是我自己擬的,當時網路還不是很普及,更遑論<寬頻>,所以就必須找圖書館來補足知識上的不足。當時上圖書館上的很勤,不過所看的都是一些節目內容相關的雜書,而不是本科系的相關書籍,而這個動作竟然意外的讓我知道了很多生澀冷門的知識以及培養了很多種興趣!

雖說節目的主題是以音樂為主,不過總不能一直放歌吧!因此我每一輯節目都會擬定一個主題:台灣布袋戲的發展、南管在台灣、美國60年代的反戰歌曲、新台語創作歌曲(那年代以水晶唱片為主的台與新創作歌曲正開始悄悄流傳)、台語老創作民謠的故事、甚至西班牙佛拉民哥吉他都上場了!

我很喜歡當時電台我用的那台混音機;那台七八軌的混音機雖然比不上正規機器高檔,但是如果拿來錄個同學之間瞎搞的錄音倒是滿方便的。當時我們幾個同學間便常常這樣錄音瞎搞,比方jiang雞毛喝醉時被我和阿偉趁亂錄下完整的<小璐璐>和<毛毛歌>事後成為要脅他的利器;阿信要追哲學系J小姐,也是由我幫他錄一捲爆笑的告白錄音帶;甚至後來咱系惡名昭彰的R同水要追班上美女P同水,也是由我操刀……我問電台台長,如果萬一,電台要收起來了,這台機器可不可以低價賣我?……台長(這是一個中年婦人)這樣說:<送你都沒問題,不過前提是不要先被警察抄走……

儘管如此,地下電台的資源簡陋,所以我也沒有看過真正的錄音室長得啥樣子,直到前天;這一天,我搭高鐵北上,去上飛碟電台<亞洲美食王>的節目通告。

因應小書<時速20公里的風景>的出版,天下文化幫我安排了一些<通告>。目前有中國時報旅遊版的採訪、快樂聯播網的<快樂向前走>、飛碟電台<亞洲美食王>、中央廣播電台的<全球文化網>、另外還有一個也是央廣的節目,但是主持人還沒跟我聯繫。

以上節目都是電話連線錄音,除了飛碟的<亞洲美食王>。<亞洲美食王>原本由陳鴻主持,但是這天陳鴻請假,由一位<潁心(音譯)>小姐代班主持。

老實說,為了這<第一次>上電台,讓我著實緊張了好久。老實說我認為我不太善言詞;用寫的可以,因為時間充裕,我可以用較完善的時間考慮整個要表達的層面,包括內容、修辭、態度、立場……等等,起碼還可以以時間換取完善;但是這個<現場>節目,因為時間緊急,當主持人一問你一個問題,你必須當下立刻面面俱到的回覆,這一點往往讓我有點抓龜走鱉。

比方,我把常用的單車分成4款:通勤買菜車、折疊車、登山車、公路車。平常和朋友虎爛倒是沒問題,但是上電台之際,一緊張,就很可能隨便漏了某一款;而這錯誤往往直到下節目後回想剛剛時才發現,而這時已來不及補救……

我知道老黑平常工作時聽的就是飛碟;加上Kelly也說台北會聽電台的有百分之80都聽飛碟,於是這讓我更緊張加甚!

這一天週六,老黑沒有上班。我搭高鐵北上,我只跟老黑說<我來台北辦正經事>,並約好:辦完事後咱好好喝一杯的啦!我故意不要告訴老黑上飛碟的事,甚至不告訴我所有的朋友。我有點害怕當節目現場播出時,整個台北地區有好幾雙我熟悉的耳朵正在監聽我的言詞;而且也害怕當我下線後,朋友之間虧我的電話會紛紛湧至!

飛碟的設備就我肉眼所見,簡直比我當初做節目的地下電台好太多了,其間差別無啻天壤。主持人<穎心>小姐以及製作人<蜜絲邱>都很親切,尤其是穎心,我覺得她真的非常厲害,她總可以在我稍露詞窮之意時立即岔話補話,而且聲音表情相當豐富;這對我來說簡直是特異功能。

飛碟電台裡,錄音室的<主持人>席和<來賓>席,是面對面的(以前的<台灣國>是左右相伴的)。我想這種設計非常的好,這可以讓我在講話的時候,很自然的把主持人當成我的談話對象,說起話來有個客體,也比較不會緊張。

下節目後,我打電話給老黑說明原委,你可以想像我簡直被他罵慘了。他一直到今天,還在埋怨我為什麼事先不給他知道……

今天(16號),我上中央廣播電台的<全球文化網>。這次的通告是電話連線的性質;當主持人黃敏次先生打電話給我時,高雄正下著大雨。

在正式錄音前,我和黃先生先小聊了一下;這時黃先生突然提說:<你也認識蕭安順呀?(就是書裡和我ㄧ起去霧鹿林道的池上小黑,小黑以前就是在中央廣播電台上班)>。接著聊到黃先生以前和小黑代表央廣到外面比賽過籃球的故事……<如果你遇到小黑,跟他提一下那個籃球打的很悍的那一位就是,他應該知道。>黃先生如是說。

<全球文化網>是一個很有深度的台語節目;所以我也盡量用台語發音。黃先生看來很喜歡運動,而且重點是:他也騎單車。

因為主持人也騎單車,所以他所提問的問題都相當深入,比方:
單車的保養
上路的條件
單車的種類
哪些車適合爬山
如何防止膝蓋運動傷害
如何讓屁屁不痛……

老實說這些問題讓我們談得淋漓盡致,痛快極了;但還是有一些國語轉台語的小小狀況(我發現我還是習慣以國語思考):比如<曲柄>。因為是台語節目,我第一時間就是想以台語來表達<曲柄>,但是一時也忘記了曲柄的台語應該叫<草螟仔腿>,考慮不了那麼多,最後是講英文CRANK……ㄟ,聽眾誰知道CRANK是啥呀?

因應電台連線錄音,所以我順手把房間的門帶上,這樣可以隔絕一些噪音。不過我卻沒發現貓貓在房間裡睡的爽歪歪……。節目進行到一半,貓貓醒過來了,想出去;於是又喵又抓門,害我差點想跟主持人說:等我20秒,我去扁貓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