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ur With My Bike.
  • 37179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紙上談兵之 尋找稗海紀遊的<啞束社>



─────────────────────────
西元1696年(康熙35年),榕城(今天的福建福州市)火藥庫爆炸了。清廷責令福建當局<自行補足>;而當時琉黃多來自日本,價格貴到哭爸,閩省當局無力負擔。

有人建議了:台灣北部產琉,何不派員採集?而當時距離施琅降台(明鄭),不過14年爾爾,台灣除了台南地區之外,皆屬化外之地,當然沒人肯去。

這時<游,不險不奇!趣,不惡不快!>的郁永河已遊遍福建八個府,就祇剩下這個新入版圖的台灣府還沒去過,所以,郁永河欣然應徵。

當時的台灣,尚仍沿襲明鄭的行政體系,行政區域有:台灣府(台南附近);諸羅縣(台南以北到基隆都算,與今日比較起來,相當大);鳳山縣(台南以南到恆春都算)。所以,郁永河走的路線,大抵都還在諸羅縣的範圍。

儘管高拱乾的<台灣府誌>在康熙34年(早郁永河來台一年)即已出版,不過書中提到相關啞束社的只有區區<阿束社離台灣府治(台南市)430里>一句;所以我也輔以康熙56年諸羅縣知事周鍾瑄所撰的<諸羅縣誌>為主要參考資料。雖然郁永河早諸羅縣誌20年,但是諸羅縣誌仍然是相關<啞束社>資料較多,且年代相近的一部方誌。

郁永河從1697年的0225(農曆,以下皆農曆)抵達台南,經過一個月採購各項裝備,直至四月初七從台南出發,而於五月初二抵達台北北投。其中還包含曾因溪水暴漲無法涉渡而困在牛罵頭(今清水)十幾天。

郁永河把他所經過與停留的地點,都逐日做了紀錄;翻讀他數百年前的紀錄,讓我突然很想用單車給他跑一趟。

於是,我打從他出發後的紀錄開始研究起,從大洲溪、新港社、嘉溜灣社、茅港尾、鐵線橋、倒咯國……開始考證與研究。已很多舊地名,不過大致都還算好找;當然,我也順便收集了一下現今各地的美食資料,比方:

倒咯國社,現今台南縣東山鄉……靠,那還用問,當然是藍家東山鴨頭……雖然還有東山咖啡,不過,配鴨頭,啤酒顯然比咖啡有氣質多了!

直到昨天,我遇到了最大的困難:
<四月12日,過啞束社,至大肚社。>

這個<啞束社>,到底在哪裡?

既然自詡為<地圖收集狂>,賭上這一條,我一定要用邏輯與實證,找出這個<啞束社>。

─────────────────────────

這個<啞束社>,到底在哪裡?

郁永河在<稗海紀遊 卷中>很詳細的以日記方式描繪了他的西部行腳。

他在(一六九七年,康熙36年)四月11日抵達半線社(今天的彰化市),當晚住在半線,被主人好好的招待了一頓:<居停主人揖客頗恭,具饌尤腆>。

(ps,小黑:郁永河抵達半線的前一天,是住在大武郡社,也就是你們社頭的舊社國小一帶喔!)

而且以他渡過濁水溪後的經驗,他對彰化美女是讚不絕口!如果以膚色白皙當成當時審美的標準來講,這一點頗呼應了諸羅縣誌裡的<由諸羅山(嘉義)至後壠(後龍)番女多白皙>的記載。

而民宿主人也跟郁永河講:<過此多石路,車行不易,何少憩節勞!>

四月12日,這一天,郁永河過啞束社,至大肚社。從彰化到大肚的這段行程,郁永河這樣形容:<一路大小積石,車行其上,終日蹭蹬殊困;加以林莽荒穢,宿草没肩,與半線以下如各天。溪澗之多,尤不勝記。>,完全呼應了民宿主人的提醒。

這個<啞束社>,到底在哪裡?

大肚位在海線,而彰化則靠山,為<猫霧揀(今台中)、岸裡山、南北投(草屯與南投市)、水沙連諸番上下往來必由之路>。從彰化到大肚,所走的路線大致是往西北方向走,而且沿途還必須渡過一條大肚溪。

由於郁永河在記述中說的<一路大小積石;以及宿草没肩;還有溪澗之多>等語,加上大肚溪在這一段剛好就是西北流向,很顯然郁永河應該是沿著大肚溪的河床走,在高及肩的蘆葦叢裡前進,走到某處再渡河。

郁永河到底在哪裡渡河?這一點文中沒有提到,也不可考了;不過諸羅縣誌倒對大肚溪有這樣的敘述:<溪面廣闊,水底俱石,險急不可設渡。夏秋山水驟漲,必俟水勢稍平,用土番引路,然後可過>。所以郁永河所用的很可能還是他用在之前渡濁水溪以及之後渡大甲溪的老方法:<眾番為戴行李,没水而過,復扶余車而渡,扶輪以濟>。

那,啞束社(諸羅縣誌裡名為阿束社),到底在哪裡?如果想要完整(當然,路徑可以不計;但最起碼,郁先生所提的地名都要串連經過呀!)走完這條<稗海紀遊>路線,一定要知道這<啞束社>大概差不多在哪裡。

根據<康熙台灣輿圖>,啞束社確實位在半線(彰化)西北邊的大肚溪南岸,而且圖上還特別註記:至大肚社貳拾里。

這下關於啞束社的地點,已經有幾個線索了:
1,在彰化的西北邊。
2,在大肚溪南岸。
3,距離大肚20里。
4,依照<台灣府誌>,阿束社離台灣府治(台南市)430里。因為距離實在太遠了,難保誤差,此資訊略過不計。

陸傳傑在<稗海紀遊新注>裡,引洪敏麟先生的話:
<啞束社舊址在大肚溪南岸,一七一八年遭大洪水淹沒,遷移到今彰化市香山里、牛埔里一帶。一七三二年啞束社參與大甲西社之起義,由於啞束社居彰化縣城之入口,成為雙方勢在必得的戰略要衝;啞束社在此役遭清軍圍攻,受創甚深。至十九世紀初,啞束社眾,多已移往埔里>。……這下我知道新啞束社的位置了,但對舊啞束社,正確的說,是郁永河所見一六九七年的啞束社,到底在哪裡?還是沒有個答案。

那,舊啞束到底在哪裡?

我們先看線索3,啞束社距離大肚20里。這清朝時的20里有多長?我不知道。我在網路上有看到幾篇文章,說明清制的一里大約為現在的576公尺;但是這幾篇文章顯然都是同一來源(你用:五七六公尺,下去google就知道了。),也就是某人初創貼出後,大家紛起複製,單一來源,其實正確與否?也頗啟人疑竇。

我以上河地圖北島第42圖來做個小實驗,用一支圓規當工具,如果清制一里=現在的576公尺;那20里,大約是現在的11.5公里。因為股資料可能會有誤差,咱條件放寬點:如果在地圖上以大肚車站為圓心,劃一條半徑11.5公里半徑的圓,靠,這個圓,不只將涵蓋彰化縣的和美、線西與伸港,連整個彰化市也幾乎涵蓋進去……彰化市到大肚都不到20里了,沒道理半路的啞束社到大肚會有20里。

如此,可能原因有二:
1,啞束到大肚的這20里,可能是一個很粗淺的估計值,而這估計值,非常可能也受到個人感覺所左右。在康熙年間,大台南以外的台灣都非常偏僻,只有平埔族人,連漢人移民都非常稀少。
2,這句<清制的一里大約為現在的576公尺>,有誤。

另,我在<諸羅縣誌>兵防志裡的<水路防汛>一節,看到了<半線,北距大肚溪20里>這樣的記載。這下我決定改個方法。

我打算用<半線,北距大肚溪20里>這條資訊,下去度量<啞束社距大肚20里>這項資訊。

因為大肚溪北麓即是現今的成功嶺,這是一座山丘,所以我相信幾百年來,即使大肚溪怎麼改道,最北也不會超過成功嶺那座丘陵;而現今的大肚溪就是在現今王田交流道附近繞過大肚山(成功嶺),所以,我以現今的彰化市到現今的大肚溪做度量,打開圓規,這就是諸羅縣誌裡的<半線,北距大肚溪20里>的20里長度。

*紅線:一樣的距離<20清里>,可見彰化到大肚溪的20里,和大肚到阿東社的20里,是一樣的長度。

接著再以這20里的長度當半徑,以大肚車站為圓心,在地圖上劃出一個虛擬的圓形出來。接著再審查這個圓所掃過的區域。

奇妙的事情出現了:
這個圓,大約會通過和美鎮的頭前里。而上河地圖上,在<頭前里>三個字下方,有括弧的<阿東ㄉㄨㄥ社>三個字。這下子,好像突然看到一絲光明了。

<距大肚社20里>這項資訊得到證實,會不會阿東社就是啞束社?

因為平埔族人沒有文字,所以稗海紀遊的<啞束>和諸羅縣誌以及康熙台灣輿圖的<阿束>,幾乎就可視為音譯上的訛傳,如果把以上的證據都串聯起來,這一點蓋無疑義。

而<阿東社>我嚴重懷疑是<阿束社>的字誤。這也是很有可能的,抄寫的人寫的草些,看的人就容易造成誤解。

了解<啞束、阿束、阿東>這三個地名極可能是同地訛傳後,我各google了一下<阿東社、阿束社、啞束社>。所得資料如下:

(1)賴永祥先生:
<Asock,Asueck,舊啞束、啞掠、阿束,因康熙57年(這一年,正是前述陸傳傑引洪敏麟的資訊)淹無移往山岡,則原應t
ī大肚溪下流,其遺跡傳tī今彰化市(大竹字番社口)。>……出處:台灣教會公報第1912期主後1988年10月23日,(請用台語唸,鳥註)

(2)
阿東社(位在彰化市大竹番社口),出處:
http://www.ldm.leader.edu.tw/taikan/%E5%B7%B4%E5%B8%83%E6%8B%89%E6%97%8F%20%E5%B7%B4%E5%B8%83%E8%96%A9%E6%97%8F.htm

而我閱讀黃叔(王敬)的<臺海使搓錄>,也有看到類似的記載:<舊阿東社,於康熙五十七年大肚溪漲,幾遭淹沒,因移居山岡。>。<臺海使搓錄>和當時幾本,含<稗海紀遊>,<諸羅縣誌>,<台灣府誌>,<續修台灣府誌>……這幾本書都新的抄舊的,大家抄來抄去,所以<臺海使搓錄>有這記載,而<續修台灣府誌>也一模一樣。

阿東社(位在彰化市大竹番社口)>
這一點,和陸傳傑引洪敏麟先生所言<一七一八年遭大洪水淹沒,遷移到今彰化市香山里、牛埔里一帶。>雷同。看上河北島第81圖第J3方塊,當地為<大竹里,牛埔里>,且還有加註<香山庄>,括弧<番社口>。且當地位在八卦山丘陵上,也符合台海使搓(木字旁<木差>)錄中所述之<遷往山崗>。

另,問題再回到舊啞束社。我翻閱手邊的<台灣堡圖輯>,在<和美>一節,試圖找相關<啞束、阿束、阿東>的字樣,這套地圖由明治36年修到大正5年,我在<阿東社>的大約位置,已經找不到相關的地名。如果是大洪水淹掉,則一個地名只存在於人類記憶中,而非記載行政區域的地圖中。

─────────────────────────

所以,綜觀以上的推論,我認為以洪敏麟先生這段敘述:<啞束社舊址在大肚溪南岸,一七一八年遭大洪水淹沒,遷移到今彰化市香山里、牛埔里一帶。>可以再進一步考證為:

<舊啞束社(同阿東社,阿束社,也就是1697,康熙36年郁永河經過的<啞束>),位在彰化縣和美鎮的頭前里。而舊啞束社被1718、康熙57年大肚溪的大洪水淹掉了,居民遷到了今天的彰化市東的香山牛埔二里。>

參考資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