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ur With My Bike.
  • 37179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No draft is good draft


團體賽不討論,但個人賽(尤其是鐵三)現在有了這種聲音:
 
DRAFT應該翻成<尾隨>。
 
我們都知道,自由車運動,是對抗阻力風壓的運動。而對抗風壓大家也都知道,最有用的方式不是改車改衣改裝備(碟輪板輪休息把;合法之下你會改,當然對手也可以改),而是尾隨。大家都想躲在別人背後,但是…誰想當冤大頭呢?
 
即使,你可能有同樣參賽的朋友。朋友會提供你尾隨的掩護,但是這樣對隻身一人前來參賽的其他選手,公平嗎?
 
如果比如三環等等或者其他同等性質的團隊公路賽,<尾隨>是被默許的。起碼你可以和你的隊友互相輪車掩護。以環法來講,集團大家一起衝線,僅管領先者會獲得注意以及媒體焦點,但是,整個集團大家的成績其實仍是一樣的。但是在個人賽性質濃厚的三鐵單車項目呢?
 
三鐵的單車項目因為距離短,所以,有限距離裡的強度就顯得相當高。值此之際,如果一直躲在他(陌生)人的背面,等到最後幾公里再發動攻擊,這公正嗎?
 
儘管三鐵賽對尾隨有這樣的規定:<分齡組選手的自由車尾隨區為每名參賽者周圍7公尺3公尺寬的長方形區域。自由車前輪邊緣確定長方形前端3公尺寬的中點。選手可以進入其他選手的尾隨區,但必須快速穿過這一區域,穿過其他選手尾隨區的最長時間為15秒鐘。>
 
但以現今三鐵的比賽型態,即使你一直尾隨其他人,直到獲得勝利,先不討論與人結怨、打壞自己名聲甚至被拉下痛扁等等情況;起碼,尾隨在技術上仍是很難去認定的。
 
這是三鐵運動的盲點之一,本文討論的就是運動的公正性,尤其是針對TRIATHLON比賽,探討這種尾隨是否公正且適當,所以他打出:
 
NO DRAFT IS GOOD DRAFT
 
不尾隨才是最好(被選任的)的選手
 
─────────────
在大約民國60-70(or 80)年代裡,很長的一段時間,當時台灣公認最強的公路車車隊,沒有人會否認,是屏東縣隊。

而屏東縣隊的總教頭,就是人稱<屏東阿文>的老教練張洋文。
某次我去阿文教練那邊,幾瓶比魯喝下去加上幾支長壽,老人家話匣子就打開了。
阿文教練說,當時社會認為騎車沒前途,所以只有流氓才會來騎車,屏東縣隊<很多流氓>。他講的很好笑。

老人家說,某次國內的大比賽,因為尾隨的緣故,某被跟的屏東縣隊選手,被跟得不爽了,甚至<X,林北不比了>直接下車扁人。

因為跟車被扁,這大概也是趣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