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ur With My Bike.
  • 37179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紅和小綠




這是我小時候(國小時)很喜歡的故事。我第一次看這本書是在我的小學(台南市西區新南國小)的圖書室看的;當時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但是隨著國小畢業後,竟不得一見……。


再大約一兩個月前的某日,我在某網頁上看到了這一篇;竟然有人把整篇故事做成電子檔,當時我只簡單按鍵下載,竟沒有注意記下來源。


我想跟這位把這本小故事製作成電子檔的有心人說,請務必接受我的道謝,因為您的這一個動作,讓我重溫了兒時點滴,真的感謝您。


───────────鳥


──────────────────────
相傳在中國東北的長白山下,有一間小茅屋,裡面住著一個老婆婆。她的頭髮比山上的雪還白,比天上的雲還白。有人說她已經一百歲了,有人說她已經兩百歲了,三百歲了,反正誰也不知道她真正的年紀,只知道她又老又健康,和山上的大樹一樣。她每天只有一件工作,就是用最清潔的水,在她那小小的花園裡澆花。在她那小小的花園裡,沒有玫塊,沒有雛菊,也沒有牡丹、芍藥,只有孤零零的一棵綠色的植物,每片葉子都長得像個小手掌似的;到了秋天,才開白色的小花,一點都不好看,可是老婆婆非常愛它,誰想摘下一片葉子都不行。


「老婆婆!你種的那棵東西是什麼啊?一棵普普通通的野草,你怎麼那樣喜歡呢?



要是你這麼問她,她就會講一個故事給你聽:



很多很多年以前,那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一個名字叫小紅的女孩兒,才九歲。她跟她爸爸媽媽,就住在這間茅屋裡。她的爸爸是個採人參的把頭,你知道人參是什麼嗎?那是一種很名貴很名貴的中國藥材,據說常吃人參煮的湯,喝人參泡的酒,可以長生不老,永遠健康。這座長白山上生長的人參,是全世界最好,最值錢的;這裡很多人都靠採人參過活。可是人參長在深山裡,並不容易採到。


小紅的爸爸,採參的技術最好,最有經驗。他每天很早很早就離開家,和他的同伴們會合,一起到山上去採參,晚上很晚很晚才回來。有時候一去好多天,一直就留在山上,這裡找,那裡找,希望能發現最大最好的人參。他每次離家,都要叮囑小紅:


「你不要玩得離家太遠哪!當心有虎有狼,會從山上跑下來咬你呀!你也不要跟生人玩喲!這裡的山太高了,林木太茂盛了,聽說老虎惡狼年紀大了,會變成人形,來騙小孩子上當,你一定要聽我的話!不要玩得離家太遠。聽見沒有?」


「是,爸爸,我知道啦。」


小紅正是貪玩的年齡,她每天都出去玩兒。要是當時你是一隻飛鳥,飛過她的家,就會看見一片濃綠的樹海裡,有一個鮮紅的小點,旁邊有一個白色的小點,一個花色的小點,那就是穿紅衣服的小紅,帶著她的小白兔和小花鹿出來玩了。她走不多遠,就要回頭喊聲「媽」,要是媽媽聽見了,答聲了一聲「哎!」她就跟小鹿小兔說:


「我們走得很近,還可以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小紅又會喊聲媽媽,要是媽媽聽不見,沒答應一聲「哎」,她就跟小鹿小兔說,我們走得很遠了,我們回家去吧。


這就是小紅唯一的遊戲,因為沒有別的孩子跟她玩兒,最近的鄰居都在一、二十里以外。


除了帶小兔和小鹿出去玩兒,小紅還幫助媽媽做許多事情。她每天都媽媽做晚飯,平常她們都是做三個饅頭,最大的給爸爸,第二大的給媽媽,最小的給自己吃。她總是一邊做一邊隨便的唱:饅頭三個,不要弄破,又白又軟,吃了不餓,大的給爸,小的給我。


她的日子過得還不錯,不想什麼玩具,她有小兔和小鹿;也不想什麼衣服,她有好幾件小紅襖;只想有一個玩伴兒,能跟她說話,跟她唱歌的小玩伴兒。小紅夜裡常常做夢,夢見很多很多小孩子來找她,咕咚咕咚的敲著她的房門。等她醒來,睜開眼睛,再仔細聽聽,哪有什麼小孩子敲門啊,那不過是一陣一陣山風,呼呼的吹過罷了。她實在失望極了。


有一天,她又這麼醒來了,可是外面並沒有風,是個晴朗的早晨,細聽門外,真有一個孩子在唱歌,聲音好聽極了,這一回她不是做夢!她聽得清清楚楚,那孩子唱的是:


「一盆炭,兩盆火,太陽出來晒晒我。」


小紅高興極了,趕快穿好衣服往外跑,嘴裡也唱:「太陽出來紅似火,家家戶戶胭脂抹,越抹越紅,越紅越抹。」


她四下張望著,果然看見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小男孩,穿著一身綠色的衣服,顏色鮮豔,比樹葉還綠,比嫩草還綠,式樣也很講究,袖子和下襬都垂著飄動的流蘇,頭上戴著一頂小帽子,小帽子上有一個鮮紅的帽結兒。


他們兩個見面,起先都露出驚異的神色,然後慢慢走近,互相注視了一會兒,那男孩子才開口說:


「你的小兔小鹿好可愛,讓我摸摸好不好?」


「好,好!你可以摸他們,還可以抱他們,他們是不會咬你的。」


小紅說著,就把她的兩隻小動物往那男孩面前送。動物們有點不願意的樣子,小紅說:


「牠們頭一次看見生人,一會兒就好了。」


就這樣,小紅和那穿綠衣的男孩子玩起來了,好像他們是好久不見的老朋友似的。玩兒夠了小兔小鹿,又玩兒跳房子,扔銅錢,兩個人又是玩,又是笑,高興極了。


到了吃午飯的時候,小紅回屋去拿來一個饅頭,兩個人分著吃。然後又玩兒,一直玩兒到快吃晚飯了,綠衣男孩才說:


「我要回家去了,明天再來。」


他一邊蹦蹦跳跳的走了,一邊唱:


「太陽出來呀,像老牛,太陽下去呀,像葫蘆頭。」


小紅也應和著唱:


「太陽往下落呀,月亮往上爬喲,月亮上樹梢哇,太陽到了家喲。」


小紅實在捨不得讓她的小朋友走,她爬上一棵大樹,望著他背影,一直到看不見的時候才回家,一到家就盼望著明天快點到來。


那天回去,小紅做事顯得十分著急,她急著餵小兔小鹿,急著抱柴火,急著做晚飯,急著問媽媽明天會不會是好天氣。她媽媽和麵的時候,又急著懇求:


「媽,今天多做一個饅頭可以嗎?只多做一個小的就好,我吃一個饅頭,還是覺得有點不飽。」


她媽媽說:


「好,大概你在貪長了。」


小紅一邊幫忙做飯一邊唱:

「饅頭四個,不要弄破,又鬆又軟,吃了不餓。」


晚上,很早很早小紅就睡了,她心想,等我一睜眼睛就是明天,啊!明天!實在太好了。


還沒等小紅完全睡醒,那男孩兒的歌聲就傳進了她的耳朵:


「一盆炭,兩盆火,太陽出來晒晒我。」


小紅趕快翻身起床,往外跑:


「太陽出來紅似火,家家戶戶胭脂抹,越抹越紅,越紅越抹。」


他們快樂的一塊兒玩,一塊兒笑,到了中午,小紅就回家,拿來了兩個小饅頭,不是一人吃一個,每個饅頭都是兩個人分著吃。那綠衣男孩,也從口袋裡掏出他帶來的有甜味的草,紅色的漿果,這些東西小紅從來就沒見過,但是那有什麼關係?好吃就行啦!每樣東西都是兩個人分著吃。


第三天也是這樣,第四天也是這樣。


他們倆把小鹿當做棕色的馬,把小兔當做白色的馬,折下樹枝來當馬鞭子,兩個跑著唱:「騎白馬,跨腰刀,腰刀長,宰豬羊。」


什麼都玩兒過了,「咱們還玩兒什麼呢?」他們倆互相問。


綠衣的孩子忽然想起一個新花樣來:「我們來種花玩兒,好不好?」


「種什麼花?」


「這裡好多野花,我們看哪一棵好看,就拿來種。」


他們倆興高采烈的採種子,挖土,澆水。兩個人都蹲著,小紅一不小心,把男孩衣服下襬的流蘇也埋在土裡好幾條,弄得他站起來的時候,差點跌一跤。


「看你,把我的衣服給種在土裡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小心嘛!」


那男孩忽然說:


「要是種誰的衣服就能長成一個誰,像花草似的,那該多有意思!」


「怎會有這樣的事!真要能這樣,就可以有好多個我,好多個我了。」


「一個你一個我在山上玩兒,一個你一個我在山下玩兒。」


「一個你一個我回我家,一個你一個我回你家。」


「那太好了,咱們就試一試吧!」


兩個孩子說著,真的種起衣服來了。男孩子把衣服上的流蘇扯下幾條,小紅把頭繩兒弄下一段,埋在土裡,又澆水,又培土,忙了半天,快樂的不得了。


他們兩個這麼在一起玩兒,已經好幾個月了,那綠衣孩子來得一天比一天早,走得一天比一天晚,他們彼此都捨不得離開。兩個人每天都看那種的東西長出來沒有;野花長出來了,野草長出來了,種的衣服和頭繩卻一點影子都沒有。當然是不會有的,他們心裡也明白,可是看一看,說一說,就好像特別高興似的。


有一天,小紅回家晚了,她媽媽擔心的問:


「你到底上哪兒去玩了?連叫我都不叫了。」


「我們就在咱家附近玩兒,沒有危險的。」


「你們?你跟誰呀?」


「跟────小綠。」


「小綠?誰是小綠?」她媽媽驚奇的問。


「我也不知道他叫什麼,是個穿綠衣服的小男孩,我就叫他小綠,你沒看見他嗎?」


小紅的媽媽皺著眉歪著頭思索著說:


「沒看見過這麼一個小孩子啊!我總是看見你一個人在玩,你別騙媽媽了。」


「真的有,我沒騙你。媽,多做的饅頭就是給他吃的,每天早晨他都在門外唱歌,明天早上,你要留心聽,就會聽見的。」


她媽媽心裡很納悶,怎麼會有個穿綠衣服的小男孩天天來唱歌,天天來跟小紅玩兒,她竟然沒有看見呢?這個男孩子又是誰家的呢?


到了晚上,小紅的爸爸回來,她就悄悄的把這件事情跟他說了。小紅的爸爸也很驚異,附近十里以內,只有幾個單身的採參人,絕對沒有什麼小孩兒。


「啊!對了。」他心裡想,「難道說這個綠衣小孩是一隻狼或是一隻虎變的,要害小紅?」


他雖然是這麼想,卻沒說出來,怕小紅跟她媽媽害怕,只是想好了一個主意,跟他的老伴兒說:


「你去找個粗線團兒來,越長越好,再找一根針,把線穿好,明天交給咱們小紅,等那綠衣孩子再來,臨走的時候,叫小紅把這根穿了長線的針,偷偷的別在他衣服上。一定要這麼做喲!」


第二天,小紅和那綠衣男孩又玩兒了一天,可是玩兒的時候,卻沒有以前那麼開心了,因為她一直想媽媽交代的話,覺得對於一個這樣的好朋友,要偷偷做一件事,實在「沒有良心」。不過,她又不能不聽媽媽的話。在他們分別的時候,趁那綠衣男孩子不注意,小紅就很成功的把針別他後面的衣襟上了。


小紅的爸爸回家,她媽媽悄聲的說:


「小紅已經照你的話做了,還要怎麼樣嘛!」


「明天就知道了!」


小紅的爸爸說完,就上炕休息了。他心裡叨念著:


「綠衣的孩子!不管你是狼精、虎精,明天我就抓到你了,看你怎麼害我的小紅。」


第二天,天還沒亮,小紅的爸爸就匆匆忙忙起身,背著槍,拿著鐵鍬,到附近山窩棚裡,約來幾個同伴,大家除了帶著平日挖參的工具以外,還帶了隨身武器,順著那條長線,追尋下去。大家誰也不說話,心情卻十分緊張,全心全意跟著那條線往前走,果然那條線是往山上去的。


他們越過陡坡,經過山谷,穿過了樺樹林,榛樹叢,到了一片蒼翠的松林前邊,這個地方他從來沒到過。小紅的爸爸,這一位有經驗的採參人,抬頭一望,覺得這兒山色特別清新秀美,彷彿有綠色的雲繚繞著,他又看到腳下的草色和土質,判斷附近可能「有山」,心裡很高興。不過他想,先把那狼精或虎精找到,打死了,免得牠下山為害,然後再來尋參。


他們繼續順著那條線往前走,那條線終於停在一處向陽的山腰,那兒沒有森林,沒有洞穴,沒有石巖,一點兒都不像虎狼野獸居住的地方。最使他們驚奇的是,那條線頭,竟被拉到地下去了。再仔細一看,就在那兒,立著一棵老山參,有三四尺高,長著綠油油的葉子,每片葉子都像個小手掌,老山參的頂頭,已經打了紅色的籽,好像一粒紅瑪瑙,看來它最少也有一千年了。小紅的爸爸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和他女兒天天玩兒的綠衣孩子,就是這棵千年的寶貝!


雖然小紅的爸爸興奮萬分,但他沒有出聲叫喊,跟他一起去的夥伴,也都是一些有經驗的採參人,誰都沒有說話。按照他們的規矩,發現了「山」,要是有誰出聲,就會把「山」嚇跑的。這時候,大家都依照山把頭的眼神和手勢,分散開,圍繞在離那棵寶貝一丈多遠的地方。然後一齊動手,用精細的工具慢慢向前挖掘。


因為山參的根扎得很牢,一根細細的參鬚都不該弄壞,等也們小心翼翼的整棵挖了出來,有人就去剝了一大塊厚樹皮,盛上些原地方的土,把參放在土裡,再合上另一塊樹皮,用草繩綑好,放在馬夾子上,背著下山。


這棵人參是多少年以來,在長白山上採到的最大最老最好最值錢的了。


小紅的爸爸採到這棵寶貝,賣了很多很多錢,分給他的夥伴一些,自己應得的一份,用來修修房子,買些吃的穿的,帶著小紅和她媽媽到城裡去玩了一陣子,把剩的錢存在錢莊裡,留給小紅做嫁粧,然後一家又回到這間茅屋來。雖然小紅的爸還得天天上山工作,日子卻比以前好過多了。老兩口兒更加寵愛小紅,說她給家裡帶來了幸運。


小紅的爸爸快樂,媽媽快樂,只有小紅可一點兒都不快樂,因為她再也看不見那穿綠衣的孩子了;再也聽不見「一盆炭,兩盆火,太陽出來晒晒我」的歌聲了;再也沒有人跟她分享她的饅頭,給她帶山果吃,跟她作遊戲了。連小兔小鹿都時時豎著耳朵,聽山上吹來的風聲,盼望著那綠衣孩子的身影出現。


小紅不再唱歌了,她總是回憶著和綠衣孩子共度的快樂時光,想著跟他一塊兒玩的每一個遊戲,走遍和他走過的每一條小徑,她甚至還去看了看他們玩兒「種衣服」的地方,她希望把那幾條綠衣上的流蘇挖出來,留著做紀念。怎麼也想不到,只是幾天工夫,那兒已經長出小小的人參苗兒來了。小紅樂得不得了,她深信這棵小人參會慢慢的長大,抽出有五個缺口的巴掌形的葉子,秋天開白色的小花。她決心要好好照顧它,不管多少年,她也不離開它。她相信總有一天,小人參長大了,那綠衣孩子又會出現的。


當初那個九歲的小紅,現在已經非常老了,她的頭髮比雲還白,比雪還白,也許她有兩百歲了,三百歲了,有人說她因為吃了綠衣孩子給她的果子,會長生不死的。這在她看來都不重要,她只希望有一天,早晨醒來,又聽見「一盆炭,兩盆火,太陽出來晒晒我」的歌聲,看見那可愛的綠衣孩子。要是再能看見他,不管怎麼樣,她都不會再別一根長長的線在他衣服上了。



【註解】

把頭:採參工人的工頭。
有山:就是「有參」的意思,採參人的術語。
馬夾子:是一種盛裝物品的木製夾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