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ur With My Bike.
  • 37179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的寒假功課:尋找僅見史籍的<高雄溫(冷)泉>

因為這項,我這寒假過的還滿爽......
 
 
 
 
 
高雄市境內有溫泉(或冷泉)?
或許你會認為我在唬爛,並言:<你不要虎爛我,這我壓根聽都沒聽過!>
 
你是否聽過高雄市境內有溫泉(或冷泉)的說法呢?等等,先別急著否認!先聽我講;我在高雄市住了大約5年,我知道在高雄縣靠山區南橫沿線的荖濃溪主支流一帶有很多溫泉源頭,比如六龜、寶來等等,但是和你一樣,我可也從來沒聽過高雄市的行政範圍內有溫泉(或冷泉)。不過既然有人這麼提出,基於<人可以沒有熱忱,但是絕對不能沒有好奇心(這點老朋友馬克褚一定很清楚……)>,這下是絕對無論如何都要去按圖索驥探探看的。
 
在這個題目之前,你或許會跟我一樣有兩個問號:
1, 溫泉冷泉,是否有一定的溫度以為區分?比方高於幾度就稱溫泉,低於幾度則為冷泉?
2, 關於冷泉和一般山泉水,是否也有一個定義來做區分?比如水中哪些指標礦物質的濃度或怎樣?
 
我認為溫泉or冷泉,應該有一個特別的學術定義;尤其是冷泉,總不能那兒冒出泉水就說該處是一個冷泉吧!為了了解這點,我特別MAIL請教專家:台灣溫泉點位網頁的小柏兄:
 
(這是個很棒的溫泉網站,對台灣的溫泉巨細靡遺,之前我在尋找台東197縣道的<利吉溫泉>時,便參考過小柏兄的這網站)
 
而小柏竟然在我mail寄出後兩小時內便做了回答:
 
小柏回答:
───────────────
按舊有地質學上的習慣,高於當地年平均溫度5度以上的泉水就稱為溫泉。譬如,高雄地區的年平均溫度如果是22度,則27度的泉水就可以稱為溫泉了。不過,現在臺灣的溫泉法則是規定溫泉是指溫度高於攝氏30度以上的泉水。而且,裏頭的礦物質含量也要超過一定的值。礦物質濃度夠了,但是溫度不到30度,則稱為冷泉。
 
小柏並列舉台灣溫泉法的<溫泉標準>以作為我第二問題的解答:
───────────────
 
 
溫泉標準Standards for Hot Spring
中華民國94年7月22日經濟部經水字第09404605610號令訂定
第一條  本標準依溫泉法(以下簡稱本法)第三條第二項規定訂定之。
第二條  符合本標準之溫水,指溫泉露頭或溫泉孔孔口測得之泉溫為攝氏三十度以上且泉質符合下列各款之一者:
一、溶解固體量(TDS):在五百(mg/L)以上。
二、主要含量陰離子:碳酸氫根離子(HCO3-)二百五十(mg/L)以上、硫酸根離子(SO4=)二百五十(mg/L)以上或氯離子(含其他鹵族離子)Cl-, including other halide)二百五十(mg/L)以上。
三、特殊成分:游離二氧化碳(CO2)二百五十(mg/L)以上、總硫化物(Total sulfide)大於一(mg/L)、總鐵離子(Fe+2+Fe+3)大於十(mg/L)或鐳(Ra)大於一億分之一(curie/L)。
第三條  本標準之冷水,指溫泉露頭或溫泉孔孔口測得之泉溫小於攝氏三十度且其游離二氧化碳為五百(mg/L)以上者。
第四條  本標準之地熱(蒸氣),指溫泉露頭或溫泉孔孔口測得之蒸氣或水或其混合流體,符合第二條泉溫及泉質規定者。
第五條  本標準之檢測注意事項,由中央主管機關公告並刊登政府公報,其中檢測方法為最低之標準。
第六條  本標準自本法施行日施行。
 
 
───────────────
 
換句話說,溫泉(或冷泉)有一定的定義,這不是隨便說說甚至泉水加溫就算的。
 
OK,故事開始了……
 
本日(17/02/2010),當我在閱讀去年底(Dec. 2009)出版的<高市文獻/第22卷/第四期>時,突然看到一篇郭吉清先生所撰寫的<從硫磺水到愛河/內惟龍目井與硫磺泉探秘>一文。這篇文章引起了我很大的興趣!
 
*<內惟>是高雄市的舊地名。現今的高雄市美術館,就位在當初<內惟陂>的舊址上。在前清時代,內惟地區是一大片的沼澤濕地,而以濕地湖泊水陂區分,這地區除了最大的內惟陂外,尚有較小的硫磺陂與施仁陂。海軍的弟兄們都知道,內惟的柴山山麓有個海軍的彈總庫;我有兩個當兵501同梯的好朋友:小玉與阿嶸,當兵就在內惟彈總庫。而小玉(張忠玉兄)當時在技校時,曾經做過某件讓我很感念的事,也許他已忘記,但我永誌於心。小玉如果你看到這篇,請記得我是同梯530艦的阿甫。
 
 
先生首先舉出柴山山友翁俊發先生在2009年的觀察為例。翁先生在網路上發表了這篇文章:www.dfun.com.tw/
 
大約在2009年88水災之前的幾個月,翁先生就注意到位在龍泉寺龍目井南邊幾百米的一條大水溝的某些地段,有著極濃冽的硫磺味,並推測這會不會就是史載清朝文獻所提及的<硫磺陂>遺跡;及至88水災後,翁先生發現<其(龍泉寺龍目井)南面水溝內白色結晶物暴量湧現,且其硫磺味濃烈更甚之前>!而撰文的郭先生就依照翁先生這篇PO文,繼續探究愛河的<硫磺水>古稱的由來,並成文發表在這期的<高市文獻>裡;而這也才讓我有機會去注意到這一個日據時古籍記載的<高雄溫泉>的地點。 
 
先生文以高雄市歷來文獻記載的愛河古名<硫磺水>與<硫磺港(港,除了港灣以外,也意指水道,可行舟的河道;如我的故鄉台南市的<五條港>)>。郭先生由這個<硫磺>地名作探源,考察文獻;意外發現了在柴山東側的內惟地區,古來極可能也有個有硫磺味的溫泉(或冷泉)存在。而泉眼所出具硫磺味的溫泉(或冷泉),與稍北邊的龍目井水在施仁陂匯流後,一部分流入硫磺陂;另一部分則經由淺野水泥廠運河注入愛河。在史籍<鳳山縣采訪冊>更直言:<此水源出打鼓山簏,味似硫磺,故名>。
 
圖1:這張圖簡拍自上河出版社<日治時期五萬分一台灣地形圖新解>;我曾經試圖尋找手上有的<台灣堡圖集(民國59,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這本地圖集直接來自日據大正年間(1904)的地圖資料,但是其中剛好就少了<興隆莊>這一地區的地圖……
 
圖中的水池沼澤地我特別用墨綠色mark起來,比照起清代的圖,冷泉注入的施仁陂幾已完全消失了。而圖中的橙色道路,差不多是今天鼓山路的前身。
 
圖2:在圖一中,我們可以看見下方有一鐵道支線穿越(今鼓山路)往柴山方面延伸,我猜便是淺野水泥廠(今台泥廠區)支線。今天鐵路雖已拆除,但是我們仍可看到鐵路曾經存在過的平交道遺跡。
 
圖3:日本明信片裡的淺野水泥廠運河。本圖直接翻攝自郭吉清先生所撰寫的<從硫磺水到愛河/內惟龍目井與硫磺泉探秘>一文
 
圖4:今天的淺野水泥廠運河,靠柴山段,已經長滿了雜草,這是我站在鼓山三路上拍攝的;除了淤塞的運河外,應該只剩右邊那棟日據時期的紅磚建築物是當時淺野水泥廠的遺蹟了吧!
 
圖5:今天的淺野水泥廠運河,離柴山段,這也是我站在鼓山三路上拍攝的。右邊的垃圾車停車場,圖2的鐵道就是從這邊穿越鼓山路的。
 
先生首先舉出記載<硫磺水、硫磺港或硫磺陂>的史冊:
<鳳山縣誌;卷之一,封域志,山川>
<重修鳳山縣誌;卷一,輿地志,山川(附海道)>
<重修鳳山縣誌;卷一,輿地志,山川,附錄>
<清乾隆皇輿圖>……基本上以上清代史籍,皆附有<硫磺水>、<硫磺港>或<硫磺陂>等地名的記載。
 
史籍<鳳山縣採訪冊>有記載:<硫磺水(按此水源出打鼓山山麓,味似硫磺,故名)>;在<鳳山縣誌>也有言:<硫磺水陂,在硫磺水,有泉,灌文廟田>。郭先生甚至在日據時期史料昭和年間的<高雄案內>圖,在柴山東麓的內惟相當地方,看到一個地點:<高雄溫泉>。
 
圖6:昭和年間的<高雄案內>,可看到<高雄溫泉>字樣以及圖1裡的鼓山路以及鐵道(當時似乎淺野水泥廠鐵道支線還未興建)。本圖直接翻攝自郭吉清先生所撰寫的<從硫磺水到愛河/內惟龍目井與硫磺泉探秘>一文
 
圖7:<清乾隆皇輿圖>中的<硫磺水>;本圖中柴山的長度比例和現實差很多。本圖直接翻攝自郭吉清先生所撰寫的<從硫磺水到愛河/內惟龍目井與硫磺泉探秘>一文。附帶一提,左下角<頂萬丹汛>的<萬丹>,就是現在的左營。在日本時代,日本發動大東亞戰爭,有四個海軍基地,就我目前記憶所及,就是:橫須賀、佐世保、吳港以及萬丹。萬丹就是現在的左營,一樣是現在台灣的海軍基地。
 
唯在<清乾隆皇輿圖>中,<硫磺水>位在大約今天哈瑪星處;郭先生並就<清乾隆皇輿圖>言<清代地圖皆為寫意畫法,其方位與比例,不能以現代觀點觀看之>提出觀點。但在<清乾隆皇輿圖>中,亦記載高雄市範圍內,古有<硫磺水>地名,這點無庸置疑。
 
其次,郭先生也列舉幾百公尺外的高雄名泉<龍目井(在鼓山路內龍泉寺前面)>為例,在史籍<鳳山縣采訪冊>中,將原鳳山八景之<瑯嶠潮聲>剔除,並增列<龍巖冽泉>一景,並說明龍目井泉質甘冽,完全沒有硫磺味,是極佳的泡茶泉質;和幾百公尺外這口硫磺泉(後述)天差地遠,推測其可能來自不同源頭。
 
圖8:目前加蓋的龍泉寺龍目井出水口。這口高雄名泉目前沒有水。但據說在88水災時,這口井便如古籍所記載的<玉磯噴雪碎,石乳灑花濺>。
 
另,日人出版的<高雄州地誌>裡,也提到了這口<高雄溫泉>。郭先生在鄉野訪談裡,得知日人當時並且曾在此處建有溫泉館。
 
*為了為文方便,以上以下所有引述任何古籍等等資料,都由郭吉清先生所撰的<從硫磺水到愛河/內惟龍目井與硫磺泉探秘>一文中所出。
 
台灣產硫的地區主要還是在北部大屯火山彙一帶(所以當初清康熙年間福州火藥庫爆炸,郁永河向當局自薦來台灣採硫補足;郁永河花了一個月又五天的時間由台南出發抵達北投……要是高雄產硫,郁永河或舟或車(轎),一天就可抵達高雄,或者由福州出後甚至乾脆直接在高雄登陸,豈不事半功倍?)。
 
*在下所寫的相關郁永河採硫的片斷記事:
 
但是高雄平原自古以來似乎並不產硫,舉凡生產、經濟、戰事、人文等等記載,皆未提及高雄市區產硫;綜觀現在的高市地理,似乎沒有人有聽過高雄市市區竟然有一個<溫泉(或冷泉)>存在的說法,於是郭先生徵引旁籍,詳細寫出了清朝史料中<硫磺水>一辭的由來;以及日據史料中所提及的<高雄溫泉>位置。
 
根據郭先生文中所記述,該<硫磺泉>泉眼存在於鼓山區清泉街鼓山中學一側的大水溝內,更確切的說,幾個出泉口都在清泉街<石頭公廟>附近,最大的兩個出水口位在<石頭公廟>上游幾十米外的<小橋流水人家>公寓的北側大水溝裡。
 
我今天閱讀<高市文獻>知道後,立即邀約子傑、小樺以及皓瑜等三位朋友實地走訪(感謝家宏提供我VOLENDO XT全碳纖維登山車一台為坐騎),當地確實硫磺味十分濃厚;在<石頭公>現場,有幾個(應該是台北人)的歐巴桑(因為這邊有一條柴山登山步道以及專為柴山登山者設立的大停車場,登山客較多),看到我在端詳水溝溝底,竟主動問我這裡是不是有溫泉?因為這味道和他們台北的北投溫泉幾乎一樣。
 
圖9:取自google的空照圖。
右邊的大路:鼓山路三段
左邊有點弧度的小路:清泉街
藍色的線條:明顯的河道(大水溝)
 
A:石頭公廟;A點以下我用虛線作為河道(水溝)區分,因為我不確認這邊是否有地下的河道(加蓋水溝);石頭公前的河道(水溝)裡佈滿白色的絲狀物。
B:小橋流水人家(公寓建案)前,這條河道(水溝)有加蓋;建案和停車場車道交接處往下看,可以看到有米褐色的物質湧出孔。當然此處也有白色絲狀物。
C:郭先生所言的兩個大出泉口。順著出泉口可以見到白色絲狀物的湧出痕跡,絲狀物確實由這兩個泉眼中湧出;兩個泉眼現場觀之水量都不是很大,但皆可確認有水從水溝水泥結構的縫隙中泌泌湧出。
D:這裡有些攤販,但水溝中已不見白色絲狀物。
E:水溝在F這裡分成兩源,已不見白色絲狀物。
F:F點再往上數百米就是龍泉寺(龍目井),但是水溝中已不見白色絲狀物……
……以下將分上述幾點配合圖片述之。
 
A:石頭公廟;A點以下我用虛線作為河道(水溝)區分,因為我不確認這邊是否有地下的河道(加蓋水溝);石頭公前的河道(水溝)裡佈滿白色的絲狀物:
 
圖10:石頭公廟;據郭先生的鄉土訪談,有耆老說廟的原址,在日本時代曾經有人經營過溫泉浴室。
 
圖11:石頭公廟的右邊另有一汽車可通行的橋,通往廟後的停車場。柴山有好幾條登山步道,有一條就從石頭公廟的後面開始。旁邊的是我的車車。
 
圖12:石頭公廟橋下的白色絲狀物。
 
圖13:石頭公廟的下游,另一座橋。郭先生考證古<施仁橋>就是從這邊穿越青泉街的。
 
B:小橋流水人家(公寓建案)前,這條河道(水溝)有加蓋;建案和停車場車道交接處往下看,可以看到有米褐色的物質湧出孔。當然此處也有白色絲狀物:
 
圖14:柴山登山口的停車場。似乎是削岩而成。郭先生文中有述,自從停車場建好後,泉水減少很多,<對出水量影響極大>。
 
圖14:通往柴山登山口停車場的小橋和公寓<小橋流水人家>之間向下望,除了河裡的白色物質外,還有紅色物質。我稍微注意一下,在紅色物質之中似也有一個小孔有水汨汨湧出,而不是由河道(水溝)上游帶下來的水。
 
C:郭先生所言的兩個大出泉口。順著出泉口可以見到白色絲狀物的湧出痕跡,絲狀物確實由這兩個泉眼中湧出;兩個泉眼現場觀之水量都不是很大,但皆可確認有水從水溝水泥結構的縫隙中泌泌湧出:
 
圖15:<小橋流水人家>北方數米處的河道(水溝)。郭先生文中所說的兩處出水口,應該就是指這裡,我用紅點標記,這兩點確實都有水湧出,而不是河道(水溝)上游順勢流下的水。圖裡可看到那種白色物質,似乎真的是由這兩處出水口中湧出的。
 
圖16:較遠處的出水口特寫(右邊)。
 
圖17:較近處的出水口特寫。
 
E:水溝在F這裡分成兩源,已不見白色絲狀物:
 
圖18:圖9裡的上游F點,水中已經沒有白色絲狀物;在另一上游河道(水溝)的E點,也見不到任何白色絲狀物。
 
換句話說,<白色絲狀物>湧出的最上源在C點,也就是<小橋流水人家>的北側大約數米的地方;再往兩條上游溯去,都沒有了。
 
我在給小柏的mail中提及,<(郭先生文中所列的)史籍記載,這口泉量在日據末期尚十分豐沛,但是在民國60年代出年,政府將原本泉眼處的土溝蓋上水泥,所以現在的泉量並不多。不過以ㄚ鳥現場觀察,還是有水泌泌湧出,還夾帶一些白色膠狀物(膠狀物三字是郭先生文中所述;我只有站在水溝的堤上看,確實有白色物質,但我並沒有觸摸)。>
 
圖19:白色絲狀物1
 
圖20:白色絲狀物2
 
而小柏回答我:<溫泉之所以會有溫泉味,主要是因為含有硫化氫的緣故,一些用硫化氫當作能量能源的白色絲狀菌類也就會出現在溫泉口,硫化氫的濃度愈高,味道愈重,白色絲狀物愈多。只是硫化氫不見得只有在溫泉才有,臭水溝也很多>_<>
 
儘管臭水溝中也會有硫化氫,但是在這條清泉街水溝中有一個現象:如我以上所述,白色絲狀物只出現在D點之後,D點在往上就都沒有了;而且在D點實際觀察,很明顯的,這個硫化氫是從D點的兩個泉眼中和出水一起湧出的(參考圖15)。
 
依照史籍資料,這口硫磺泉距離北端的龍目井名泉數百米,而且自古即存在;固郭先生推測這口泉就是古愛河被稱為<硫磺港,硫磺水>的主因。就我現場觀察,離龍目井數百米以及硫磺味兩個理由皆成立,應該錯不了!所以我和子傑差點買個小比魯抽根菸慶祝一下找到了傳說中的<硫磺水>;但最後因為趙小樺和皓瑜不煙不酒而作罷……
 
───────────────
以下列舉兩段郭先生在<從硫磺水到愛河/內惟龍目井與硫磺泉探秘>一文中所列舉的事証實例:
 
1,日本人在所出版的<高雄州地誌(應是以日文書寫)>中,介紹了龍目井與高雄溫泉兩處勝景,且特別指出:<高雄溫泉,在龍目井南方七百公尺處>
 
林曙光先生在<打狗瑣談>一書中,特別引述<高雄州地誌>中,<高雄溫泉>的內文翻譯:<高雄溫泉在龍目井南邊約700公尺處,其實是冷泉,富含鉀鈉等礦物質,對皮膚病、胃腸病、神經痛有奇效。是高雄州廳開發的,供州廳官吏休養支用;這種溫泉到月世界的陸上有岡山頭溫泉,以及彰化八卦山溫泉,也都是以冷泉加熱的人工溫泉。前者供警察,後者供市民遊憩……高雄溫泉先由高雄州廳經營,因營業無法開拓,旋租給<山陽堂>由商人繼續經營,在二次大戰中歇業了。>
 
2,聯合報2002年0420的高雄地方版,亦曾報導這樣一則新聞:
 
2001年三月國城建設,在整地時不小心,挖斷了一截水管。當時以為是挖斷自來水管,但是自來水公司派員到場會勘後,發現並非自來水公司的水管,該公司人員表示,這截水管是鑄鐵管,後來經調閱原始地籍資料才發現,這裡在日據時代是<日軍糧食配發站>,屬於日軍高級軍官宿舍。而深入了解,判斷是日據時代遺留至今的泉水水管。鼓山區耆老表示,這水管的三處泉水源頭原本水量極大,早在日據時代就有日本人在柴山下開店,經營和北投湯池一樣的溫泉型態。不過臺灣人只有農曆過年時才能到場,其餘時間都是日本人使用。而台灣光復後,因排水溝被堵住,水量越來越小,<高雄冷泉>從此沒落……
 
先生的功課做得十足;剩下的,應該是採樣泉質送驗,看看是否符合台灣溫泉法裡對<冷泉>的定義。如過通過的話(我想應該是沒問題的),則高雄市將會多出一個前所未見的<冷泉>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