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ur With My Bike.
  • 37179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左營到墾丁

 
寫在文前
───────────────────────────────
Andy是一個瑞士青年,成長在一個很和樂的瑞士家庭。幾年前在就讀大學(瑞士跟我們的學制不太一樣,我姑且稱之為<大學>)的時候,某次,他的瑞士父親跟他說,他其實是一個養子,他的親生母親遠在台灣……
 
這段話,在Andy心中成為一個難解的心結……他尋思<我的養父母待我這麼好,為什麼我的親生父母不要我……>!於是他在告知瑞士父母後,決定辦理休學,千里來台尋母。
 
我記得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當時另一朋友YM時值入伍前夕,邀我在他入伍前,和他去環島……我們一早從高雄出發;傍晚時分,在台東金崙的7-11前,我們遇到隻身來台尋母的Andy。大家都年輕人,不囉唆,倒是很快就打成一片了……Andy因為生母是台灣人,所以整個外觀和咱台灣人看起來幾乎一樣;不過他的生父是黎巴嫩人,所以仔細觀察,Andy和台灣人還是有點不同的。
 
上次Andy來台,是為了尋找他的台籍生母。整個故事我把它記述在這裡:
 
而我把所寫過跟Andy相關的文章,都整理出來:
我與Andy,馬克褚,車友小剛,in 小琉球:http://blog.yam.com/godkrab/article/11242804
 
Andy住在德國和瑞士邊境附近的小鎮,德語和法語都算他的母語,屬於流利等級。而英文雖然自謙稍差,但是一般對話也都不是問題。
 
我自己是某個英國品牌(呼呼;跟單車是沒有關係的)小物的台灣小代理商,而該英國品牌商品裡也有些比例的德國製商品。遇到這些打著德文的德製商品,照例,我都是把整個介紹文拍照,mailAndy,再請他幫我翻譯成英文。所以我常說Andy是我的德文秘書,呼呼!這次跟Andy提及這點,他竟然笑著跟我要翻譯費……好啦,我請你喝比魯可呼!……這次算我多嘴的啦!
 
 
開始虎爛:
───────────────────────────────
 
大約一個月前,老朋友Andymsn告訴我,他即將完成學業;在這個暑假,他計劃再來台灣一趟,看看媽媽,以及和我們這群匪類的台客老朋友聚聚。當然,順便也問我是否可以推薦他哪些台灣<不去會死>的地方。
 
關於這<不去會死的景點>,這點倒讓台客一號我身陷苦思。要怎樣向一個不會講任何中文的瑞士人推薦台灣一個能讓他去了以後能真的感受到<不去會死>的地方呢?站在我的想法裡,我把瑞士人說的<不去會死>解釋成<瑞士看不到>的意思。這樣心念一轉,事情就簡單多了。瑞士整個國境都在阿爾卑斯山山區裡,<山、雪>等等對瑞士來說並不稀奇,所以這下中橫南橫就被排除在外了;除了<山>外,台灣有哪些地方是瑞士沒有的呢?這邏輯看似困難其實簡單:
 
第一個是典型的台灣文化標的:比如古城、廟宇、夜市、菜市場……等等有台灣味的東西,這東西瑞士應該沒有。
第二個更簡單:瑞士是內陸國家,有大湖而沒有海……而台灣是海島國家,咱多的是海……
 
決定了,就是這兩樣了。
 
這一天下午,我和Andy下午三點約在高雄火車站前站(儘管地點以限制在<前站>,但是前站的範圍仍算相當大,但我在三年前和Andy有過默契,照舊例,他在某個不起眼的特定地點等我),而趙小樺也和我一同前往。
 
我和趙小樺算相當熟,但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他的英文名字叫做Tony……平常都叫他<GGYY的趙小樺>習慣了,今天要特別改成Tony……有點拗口……
 
Andy跟我們說他在瑞士最常吃的是牛肉……瑞士有很多牛,所以牛肉幾乎是他們的主食(他說)。
我:我保證你在瑞士絕對沒有吃過台灣之光1949老兵鄉愁的回憶的牛肉麵!(靠,我在台灣常看到<山西牛肉麵>、<四川牛肉麵>,<江蘇牛肉麵>……但是我在香港,看到的哪有這麼多門派區別?只有<正宗台灣牛肉麵>……
AndyTaiwanese Beef Noodles?那是啥?
我:不囉唆;我請你,你吃了就知道……決定了!就是你了,去吧!牛肉麵!
 
我們決定,先去左營三牛犇吃個牛肉麵,然後騎單車左營舊城和蓮池潭逛一圈,順勢再去海軍眷村博物館逛一圈!在前往左營途中,Andy對我車上的測速照相警示器相當有興趣,似乎瑞士沒有這種東西。
 
我:在台灣,開車超過速限,如果被拍到,是會被罰款的。而且,超速越多,罰的越多……於是聰明的台灣人就發明了這種東西來AVOID被拍的機會。
Andy瑞士沒有這種東西;但是在瑞士犯蹕是會被吊照的,他就被吊過一次……
說到這裡,Andy還秀他的瑞士駕照給我們看……進而扯到瑞士的油價大約是台灣的2倍高這點。
 
趙小樺以及Andyin左營興隆莊舊城。
 
我見過這則新聞:根據某旅遊雜誌還是旅行社作的統計,日本觀光客來台灣,最喜歡去的地方是阿里山?九份?日月潭?中正紀念堂?……都不是,是左營蓮池潭龍虎塔。來這裡當然要先照一張。
 
當我們騎單車途經左營某處,剛好看到有人在辦喪事……喪家披麻築起巨大鐵網,裡頭燃燒金紙!這情形瑞士應不常見,Andy問我他們在幹麻……:
我:有人死了,他的親朋好友前來送行,這是台灣傳統的宗教儀式……
Andy所以他們在火葬,燒屍體???
(靠北,這要讓我怎樣回答呀!!!)
 
這一天晚上,我應邀陪Andy去捷安特二聖旗艦店選購了一台TCR ADVANCED GIRO
 
之前在msn上,Andy這樣說:
Andy我和別人(somebody)一起出去騎單車,我被海放。如果是和年紀一般的朋友出去騎車,被海放不會是一件令人太難為情的事情……但是這次被我61歲的老爸海放,這就有點不太平衡了……是車車的問題嗎?要是我全部換成Dura Ace,會不會改善這種情況?
我:基本上,速度和變速零件的等級應該沒有太大的關係。你換Dura Ace,我不否認零件會稍輕,零件的表面處理會更漂亮,而且變速時會更順暢(smoothly),但是和速度沒有絕對大關係。你要提升速度,還是得從車架以及輪組下手,把錢投資在這兩點,這比較有意義!
 
上次來台,我帶Andy去張老闆那裡選購了一台美利達。我記得這並不是一台有CT盤的普通公路車,鋁車架以及全車SORA零件,頂多只能算<高檔通勤車>,還算不上競賽車。他用這台車走過墾丁花東縱谷,最後從花蓮上中橫到日月潭去……我用登山車走過這一段路,某些路段還要掛到22的小盤;而他用的是39齒的公路車,我相信光這種體力,也是在一定水準之上,這點我是同意的……<但經過了兩三年,會不會這台車顯然已顯疲態(Andy這麼說)>Andy把問題推給車車!儘管我相信咱瑞士傭兵的體能,但是他老爸竟然還能海放他……你老爸是魔鬼阿諾嗎?
 
因為Andy還在瑞士時就已經研究過車車的品牌與款式,算有做過功課了,並已經確認心中想要買的車車了;他<已經確定要Giant Giro這台>,而且<明天早上就要>。他今晚住我家,明天我們將去墾丁看海,而明天一結束他就打算騎單車往花東去了,
 
我想如果有的話,高雄大約只有捷安特二聖旗艦店可能會有這款車的現車,所以這天晚上,我就和他騎車到二聖店去看看,我充當半調子翻譯。Andy現場訂車,約好明早10點半來店牽車。
 
Andy and his Giant Advanced Giro
 
第二天,我約另一車友子傑一起同行。子傑也是我的好朋友,不過依照台客公約慣例,我都稱呼他阿傑仔:我似乎從來不知道他的英文名字!這下趁機問一下,他叫Hans漢斯……
 
Hans Ya?Andy說漢斯其實是一個德文名字but not英文名字。這讓我記起了童話故事<糖果屋>中,那對小兄妹的哥哥就叫做Hans。不過同一則故事名稱,我說的是<Candy House糖果屋>,而Andy說的是<Hans and xxx(那個妹妹的名字)>,這應該是譯名取意譯的緣故吧。我突然想到,在電影<終極警探 1>裡,大樓裡,手拿著一支AUG步槍,最後被布魯斯威利用鐵鍊吊死的那個金髮德國人,好像也叫做Hans
 
我們依約抵達車店牽車;當一切備妥,所有的配件也都安裝上去……這時發生了一件慘事……Andy的信用卡不能刷……顯示的資訊是:可用的餘額不足。
 
Andy承認他出國前忘記去提高額度,並且機票等等項目也都以信用卡支付……
 
信用卡動不了,只好靠現金……今天是星期天,沒辦法,只好去提款機試試看。因為我從沒在國外用台灣提款卡提取當地通貨這經驗;對這種事我實在沒有太多概念;我想台銀最具規模,於是我開車載他到民族路與八德路交會的台銀提領ATM。結果我不敢相信的(這已經超出我的知識範圍了):Andy用他瑞士銀行的提款卡,竟然從台銀提款機中提取了八萬塊台幣出來。八萬塊台幣現鈔放在皮夾裡,皮夾盍都盍不起來……我不知道現在的科技已經進步到這樣,我想我大概還活在舊石器時代吧!
 
這一天,我們開車攜帶單車,準備來一段墾丁屏200轉台26的<半島之旅>。台26濱太平洋的一側有很美的海,我希望這片海可以滿足Andy心目中<海>應有的模樣。
 
位在屏200公路,屏東恆春鎮郊的<出火>。
 
<出火>這個特殊地形的形成原因,是因為墾丁地區地底醞含著豐富的天然氣資源(但是奇怪的是,我在現場四周似乎沒看到中油在開採),天然氣透過地表的嘑隙露出,經過點燃而成為火燄。
 
之前我有看過這種地表自然湧現的火焰為<天火>的說法;據說吃了<天火>燒烤過的食材能增進一甲子功力,讓你輕輕鬆鬆學會乾坤大挪移……我自己是沒吃過啦;但是我也建議Andy and Hans:我們帶菸下去,但是不用帶打火機,可以直接用天火點菸……
 
Andy用<天火>點菸。
 
不過除了我們幾個危反菸害防治法現場點菸外,旁邊也有小販在賣錫箔紙裝的玉米粒,讓遊客用<天火>DIY爆米花。
 
Andy in 26
 
Andy and Hans in 26;港口橋附近。
 
<港口>是一個地名,港口產茶,我沒喝過,但是據說品質不錯,有一定的特色韻味。港口茶是台灣最南邊的產茶地區,If its possible,我還真想來一杯看看。
 
Andy and Hans
 
Hans是法學博士生,而且專攻能源法。因為大陸法起源於德國,所以一般法律系都會開個德文的課程。我聽到HansAndy吱吱喳喳用英語和德語討論能源法的一些觀念……不過這些東西高乎我的程度太多,我無法加入;但是如果討論的是啤酒或者鹹酥雞魷魚等話題,這我自信不只插得了嘴,而且可以主導話題……
 
 
 
照往例,Andy一看到海就Jump了。這點我一點也不意外。
 
Hans in 26沿線的一處海岸。
 
 
<三人成虎>:照例,台客們絕不放棄任何瞎搞的機會……
 
我們在海邊一直玩到快七點,太陽快下山了……都忘記騎車了……
 
 
比照起上次,Andy這次開朗很多,我想是因為心理一塊懸宕的石頭落了地,所以比較放得開,也比較可以開玩笑了;對照起上次來台的不煙不酒,這次則是菸酒不拒,還會主動拿菸請我……<對照起瑞士,台灣的菸實在太便宜啦!>……他說。對我和Hans來說,一個人如果又菸又酒,通常跟我們都很好相處。
 
這天晚上,我們就近在南灣附近的餐館吃個小飯。照例點些我和Hans認為Andy<應該>沒吃過的東西。當我們在吃吃喝喝的席間,餐廳上了一盤海參,我順道問:
我:<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Andy:<你不要告訴我這是啥,我先吃吃看再說…..
事後,我跟他說這是Sea Cucumber……..
Andy問:<你有什麼東西是不吃的?>
Hans還很正經的回答他:<起碼我們桌子不吃,單車不吃,還有輪子的鋼絲也不吃……還有,保育動物我們也不吃……>。我猜他沒說房子不吃,應該是肇因於早上才講過的<糖果屋>的Fairy Tail
 
哈哈,我怎會<Fairy Tail>這個字呢?其實是從Jimi Hendrix的歌曲<Little Wing>裡學到的啦……
 
Andy把大部分行李放在我家,隻身前往花東去了。他打算一週後完成了他在台灣想跑的地方(含蘭嶼)後,會再回來高雄找我們這班台客老兄弟一起匪類喝一杯。我承認我和Hans都很<台>;但是自己<台>這還不夠,起碼我們還必須教會Andy蹲在馬路邊抽菸邊喝高梁邊吃鯖魚罐頭(最好還划拳),這才算把咱台客精神發揚光大……
 
Andy已經完成學業,他回去以後,將擔任瑞士的中學(雖然學制不太一樣,但是依照他所說的學生的年齡來看,大約咱們的國中)老師。有時候,我頗欽羨西方人這種漂鳥獨立的教育方式。對照起來,如果讓我像Andy這樣隻身到奈及利亞(比如說)去旅行,我是不是會像Andy這樣以坦然的心境毫不畏懼的面對一切?這點仍是很可議的。
 
不過如果Andy下次再來台灣(我想他應該照例會在一個月前就通知我了),我會請他幫我帶些比如紅蟳白蟳菜蟳滿天星之類的……Julia說要請他帶些瑞士Cheese;我隨即說之前有朋友去歐洲吃到當地頂級的某種黑色Cheese,他說吃起來就好像腳的大拇指指甲邊邊的黑色汙垢那味道(我差點問這位朋友你有吃過那東西?不然你怎知?)……這下換人敬謝不敏了,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