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ur With My Bike.
  • 37179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俄羅斯紅腸......我與我的哈爾濱網友

 
大約在2000年左右,當時我甫退伍不久,在台北上班,做的是唱片公司文案企劃的的工作。這不是所謂<五大>等級規模的唱片公司,而是家小眾音樂的小公司;當時我住新莊,而公司在台北車站附近;五六公里的路程,所以我每天騎單車上下班。因為公司規模不大,所以鮮有加班文化,每天朝九晚六,工作得相當愉快。老黑當時就是公司外包的封面設計師,我會認識老黑,緣由就是從這邊開始……當時我就是公司和老黑聯絡的窗口。
 
某日,因為東西做不完,所以我一反常態的加了點小班:而這裡所謂的<加班>,如果您撥冗繼續聽我解釋的話,我彷彿已經看到團長鄙夷不屑的神情了:不過就是原本六點鐘的下班時間,DELAY到了八點左右而已,這和我事後認識很多的朋友對於<加班>的定義,大不相同,尤其和團長那種非十一二點不能瘳,不是,是<不能抽身>的情況大相逕庭。
 
因為加班無聊,所以我當然也順勢上上雅虎及時通(雖然我現在已經不用這個軟體了)到處串門找找朋友畫畫虎藍,可能是因為系統跳掉的關係,我的及時通莫名奇妙連結到HY(對她來說應也可以用<莫名奇妙>這個字來形容:她的即時通<莫名奇妙>的連接到我……)。第一次跟中國人聊天,簡體字,心裡頗新鮮,一聊開,當天就聊到10點多,並且也互留下即時通以及MSN的帳號……是不是這類messenger形式的軟體都會有這類失誤?至少我也曾經在MSN上遇過泰國人以及西班牙人……
 
因為她在黑龍江省哈爾濱,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新鮮的地方(我想我在台灣,對她來說應該也是),接著之後的幾年,就是線上巧遇時小聊一下。聊些什麼?啥都聊,因為她是皮膚科醫師,所以我就把大學時某次晚上和同學騎機車去台中,回程時人太累,躺在路邊睡了二三十分鐘,結果事後脖子處被<隱翅蟲>咬到(或者是被隱翅蟲爬上來然後把他打死,然後皮膚被他的汁液沾到),整片發炎潰爛的故事告訴她;結果她說<我知道隱翅蟲,在書裡有讀過,但是在黑龍江這邊沒有這東西……>。
 
我們啥都聊,不過聊的可不是兩岸誰<第一>,老實說我對這種誰<第一(尤其是啥<亞洲第一大車隊>之類的)>的問題毫無興趣;不過我們確實也聊過<第一>的問題,不過主要的標的物是啤酒:比如就我說咱台啤無人能比,她說哈啤(哈爾濱啤酒)世界無敵之類。因為是啤酒,這是每天必備的恩物,當然得據理力爭,這東西顯然比啥<第一大車隊>之類的重要且重要的多。當然我也喝過許多好喝的啤酒(比如海尼根、怪力士……);我不否認這些啤酒在某些情況可能會比台啤更好喝,但是身在台灣,你要用最便宜的價錢買到最好最醇順的啤酒,當然非台啤莫屬
 
某段時間,我迷上了社會主義,尤其是早期那些實驗社區的雛型。幾次下來,也跟他提過<巴黎公社、格瓦拉、國際歌、東方紅、巴爾札克與小裁縫、到芬蘭車站……>之類的;不過當時,她卻回我一句話<那是共產黨的>。這讓我有點存疑,阿……中國……不就是共產黨,她隨即解釋,她不是<共產黨>黨員,她是<國民黨>。
 
這不解釋還好,一解釋更糟。中國大陸?國民黨?後來經過冗長的解釋,我才知道這其間的差異:她所說的<國民黨>,是<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簡稱<民革>。這是當初國共分裂時,另一支看法不同的人(據我所知如宋慶齡)創立的大陸政黨,而且完完全全和台灣的<中國國民黨>無關。
 
維基裡的<民革>:
在我的小書剛出版的時候,我也寄了一本到中國給她看看。這是大約三年前的事,這時候,她在廣西南寧做皮膚病相關研究,所以我是直接將書記到南寧去的。
 
這下子,HY真的到台灣來啦!HY參加的是哈鐵旅行社所辦的台灣旅行團;這一團相當特殊,這一團全部成員都是哈爾濱<國民黨(民革)>的黨員。HY幫我帶來了幾樣黑龍江特產:紅腸、木耳以及猴頭菇。
 
*木耳
 
*猴頭菇包裝
 
*乾貨的猴頭菇塊
 
其中,木耳和猴頭菇都是大興安嶺上的農產乾貨。叫作<乾貨>,顧名思義就是要先<發>過再料理。在中華料理裡頗有一些相當奇妙的食材:乾貨發過,會比鮮貨好吃……海參就是其中一項;而我發現木耳可能也是其中之一,發過的木耳,其吃起來<脆>的程度,更甚鮮木耳。而號稱菇王的猴頭菇我倒是還沒開箱,不過從外包裝聞起來極香;我打算找個有點寒意的日子,再來弄個猴頭菇火鍋來朵頤補一下……
 
值得介紹的,還是HY特別推薦的這個<秋林里道斯>紅腸;先看看包裝吧:
 
 
拿到新鮮的東西,當然不免先GOOGLE一下;我們先看看維基對<哈爾濱紅腸>的簡介:
<1897年,隨着中東鐵路的修建,許多俄國人和其他國家的人來到哈爾濱。1900年,俄羅斯商人伊萬•雅闊列維奇•秋林在哈爾濱市創建了秋林洋行。1909年,在一名立陶宛員工的努力下,在道里商務街建立了秋林灌腸庄,生產立陶宛風味的香腸,被稱為立多夫斯香腸,俗稱里道斯香腸,後來因為香腸顏色呈紅色,因而稱為紅腸。紅腸推出後,受到了僑民的稱讚,也贏得了本地人的喜愛,頗為暢銷。>我且在另一個中國網頁且看見:秋林里道斯紅腸的製作方式,甚至被黑龍江省政府申請為非物質文化遺產。
 
HY說這東西包裝打開就可以吃了,但是就這樣吃,顯然是吃不出真味的。原本我也頭大這東西實在不知道要怎樣料理:炒的?烤的?還查了不少資料。後來決定用一點點油小火乾煎就好,肉類製品,起碼加熱讓油脂溶化,這樣才會更香呀。煎完了直接切薄片,什麼也不沾就這樣吃。我把紅腸就這樣料理,拿去和子傑一邊配啤酒(當然是台啤)一邊吃……而且除了啤酒之外,啥東西(蒜、醬……)也不配。
 
<紅腸>的滋味怎樣呢?這是燻製肉製品,是傳統歐俄國家(立陶宛等三小國及俄羅斯)燻製過冬用的肉品,據說秋林紅腸是用大興安嶺上的松木燻製,整個紅腸是一個濃郁的煙燻味,這種口味在台灣極少吃到;HY甚至說,這口味在中國大江南北也沒有,只有哈爾濱老秋林才有這個味!
 
紅腸的外皮更是經典,那層腸衣,嘴咬下去甚至會有咬碎聲,相當脆,口感極好。如果說硬要說個缺點我可能會說有點鹹。不過這不能苛責,這是傳統的燻製久藏的過冬食品,既要久藏,在久遠的年代裡,鹽是一定要的。不過在台啤的潤澤下,關於味道有點鹹這點,當然不會是問題的啦!
 
HY抵達高雄的這天,正好是凡那比颱風侵台的前夕,而我就直接在她下塌的旅館樓下等她。老朋友第一次見面,吃吃喝喝當然免不了,我開車帶她(還有幾個她<民革>同團的朋友)就咱高雄市小踅了一趟,並帶她去買指明了的<台灣珍珠奶茶>……<民革>的朋友裡,有典型的東北大漢,相當豪爽好相處,大家一起抽根菸後就熟了。他們和我所接觸過的大陸人不太一樣;其中一位甚至在我車上置物盒裡放了包沒開的菸,說是為了感謝我今晚帶他們逛高雄……
 
第二天,颱風來了,我整天躲在家裡。而他們原本要走南迴到台東繼續北上的,但果然因為颱風的因素取消了。
 
事後我問:<這次來台灣,(因為颱風)少去了好幾個地方,有沒很失望?>
HY:<不會呀,至少我也看到了什麼是颱風(東北沒有颱風這東西),這應該也不是每個人感受得到的!>
 
來過台灣以後,HY計畫也送她爸媽來台灣一遊(真是孝順的女兒,不過可惜的就是現時陸客來台仍不能自由行,還是必須團進團出),所以前幾天某日MSN問我:<十一月台灣的天氣會很冷嗎?哈爾濱今天已經開始下雪了。>她問我這句話的時候,我老妹正在北京。我特別問問老妹,這天,北京六度……
 
……你問我這什麼問題,住寒帶哈爾濱的竟然問住熱帶高雄的冷不冷,你沒聽過<夏蟲不可語冰>這句話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