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ur With My Bike.
  • 37179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的大腦如同風中蟾蜍般簡單......


1
,我不認識當事的所有人。
2
,要是我是拾獲者,我會原金額退還給失主。(我說得到做得到,拜託別說我冷血啥的。我沒錢,我也愛錢,但是區區三萬,我還沒這麼欠。本文的用意在,人家完全依照法律規定,卻被指責為xxx,這樣值得嗎?還是我乾脆把錢a走,這樣反而不會演申這些問題。)
3
,以下所說的<魔人>,不是指特定某人,只是一個通俗的形容詞,但我相信這個<魔>字本身可能會引人不快,這點容在下先致歉。

但是……我們不妨把金額放大,做等比例的邏輯思考。假設今天失主遺失的是5000萬現金,舊鈔不連號,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剛剛突然想到一個遊戲:現在我們把角色對調一下,換成
 
以下都是假設
1,每天辛勤度日的貧婦撿到郭台銘的2萬塊。
2,每天辛勤度日的貧婦撿到郭台銘的5億元現鈔。
3,每天辛勤度日的貧婦甲撿到貧婦乙2萬塊。
4,每天辛勤度日的貧婦甲撿到乞丐全身僅剩下的準備給女兒出嫁的乞討積蓄2萬塊。
 
尤其第四點,還可分成:
1,人格光明的貧婦撿到人格光明的乞丐的錢
2,人格光明的貧婦撿到人格卑劣的乞丐的錢
3,人格卑劣的貧婦撿到人格光明的乞丐的錢
4,人格卑劣的貧婦撿到人格卑劣的乞丐的錢
 
以後的劇情請各位發揮想像一下
請容在下作一提示:法律並不會因人而改變,也就是說,這四種情況,所適用的法律必須都一樣......你的結論會不會改變?
 
跟你說,無論怎樣假設我的結論都不會改變的說......
 
 
 
────────────────────────────
我不是學法律的,但看了大家的回應,在下倒有點小意見。在現實社會裡,約束人的行為能不逾矩,大抵靠的就是道德與法律。尤其是法律,這是保障人在社會環境裡自由的最大底限,也就是說:從小我們被教育要守法,你的自由以法律為限,當然其他人的自由也以法律為限;這個限度起碼可以保證每個個體在群體中的基本權利。

之前也發生過類似這樣的事件,大家把拾獲者追討30%看成洪水猛獸,除非修法,否則我倒認為這對拾獲者相當的不公平。這不是誰誰誰貧苦的道德性問題,而是一個法律上的實際問題。

30%
是規範拾獲者願意承認其拾獲的重大誘因,否則拾獲者把他暗幹下來(雖然這也違法),但這筆錢誰撿到了?除非剛好有被監視器錄到(這機率也值得商榷),否則這根本查不出來。但是因為有這30%的規定,使得拾獲者願意交出這70%,這絕對是誘因。

遺失者儘管貧苦,但是把這比錢遺失了,誰的錯?我認為是遺失者自己的錯。這不是被搶或被偷,是失主本身未照護妥當。而拾獲者,也不可能知道失主今天會在哪裡遺失一筆錢,所以等在那裡守株待兔;這應該也是隨機運氣拾得這筆款項。

之前那個個案更誇張,網上還有人肉搜索,媒體還公佈拾獲者的姓名;我認為這是社會上普遍<正義魔人>的亂象,於情合理,但於法不對。拾獲者並沒犯法,只是要求法律規定的事項,難道只因為失主是貧苦人家,拾獲者就要被剝皮公審,背負責任?要被公佈姓名,還要被以<念法律的>被大家髮指嘲笑?

今天媒體會把這件事情報導出來,我不知道是誰洩露給媒體的,可能是警方(請問這種事情警方能公開麼?),如果是失主洩漏給媒體,用意在利用社會上的正義魔人們的發聲來限制拾獲者行使其權利,老實說這失主不只可憐,而且可惡。

如果大家不能接受我的論點,要說我沒良心沒血沒淚……之類的,這點在下決不接受。要說誰有瑕疵的話,我認為瑕疵在那個把這事件洩漏出來的人(我不知道是誰)。或者,有問題的可能在<求償30%>的法律基礎。

那,如果法律有問題,那咱發動修法把30%改成無償怎麼樣?這樣失主和魔人們都歡喜了?那更可能發生的,可能是拾獲者乾脆就把這筆錢暗幹下來了(我必須再次說,這行為也是犯法的),這樣失主拿不回70%,當然也不會有這樣因為30%衍伸的後續問題了。

────────────────────────────

在我唸國中的時候(台南市立大成國中,我民國77年考高中聯考,所以可以推定我國中大約是749月到776月),有件讓我印象很深刻的事情。
 
我有位童軍老師,叫做<蘇志明(好像是,如無記錯)>,這位蘇老師同時也是訓導處xx組(比如管理組、訓育組……)副組長。
 
根據校規以及同學們的經驗,<撿到錢>拿到訓導處,是會獲得記功嘉獎的;但是根據傳聞,這位蘇老師從來不會幫同學們記功。某次,這問題終於讓我遇到了:
 
我和陳佳靖同學撿到了一個包包,拿到訓導處去。這次在訓導處裡遇到的是便是蘇老師。當蘇老師收下失物,照例正準備轉頭回座之時,陳同學講話了:<老師,我們撿到東西,拾金不昧,是否該照規定記功?>
 
(邏輯很簡單,我撿到東西(現金或黃金貴金屬好了),我拿到警局去,你甚至連個證明回條都沒給我就把東西收走,那我是可以很合理懷疑你打算a走這現金或者黃金的……
 
老師:<如果每個人都是因為要記功才拾金不昧,這什麼規矩?>
 
雖然我並沒有過被記大功的經驗(小過倒是有的,原因是辱罵師長),但是我們並不貪功,撿到包包一事也絕非作假,這是真實事件。記不記功?這點對我高中聯考的成績全然無助(如果一支功高中聯考總分加兩分,這關係到厲害,就會積極爭取了),我也沒有因為沒這支功就會畢不了業,我國中時沒有女友,遑論拿這支功來把妹用;換句話說,這支功對我可有可無,有了可以高興一下,當然沒有也不會怨天尤人。
 
我只是要求照規定應得的,竟然可被說成<如果每個人都是因為要記功才拾金不昧,這什麼規矩?>這是對我人格的嚴重侮辱。重點不在記不記功,而是損及我的人格。當時年紀小,像握壽司上的鮭魚片一樣,完完全全不會反抗;要是現在,大家試試看嘛!上次人生第一次整那個誰誰的,便搞得他嚇的跟縮頭烏龜一樣的說<要是有別人在,我就不會出現>,這只是牛刀小試……
 
依照規定如果得到如此下場,那下次咱把包包幹起來,裡頭有多少錢咱和陳同學對分,我要去學校隔壁三星世界的金福神遊樂場玩雙截龍、雙子星、快打旋風、1943……我認為,如果教育教導出來的結果是這樣,人心已死,那才叫做失敗,那才讓人心寒。而在我看來,這就是這位蘇老師處理事情的方式。
 
當時只心想,依照校規?校規是幹麻的?這種事情依照校規應該記功的,但是你以一個老師的身分說<如果每個人都是因為要記功才拾金不昧,這什麼規矩?>。那,我們不用校規了?我可以抽菸打老師偷竊殺人?反正傳道授業解惑的老師自己也不遵守校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