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Tour With My Bike.
  • 37179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的大腦如風中蟾蜍般簡單 後記

 
這位<陳佳靖>同學,是我國中的死黨。當時,他家住在現在台南大億麗緻(當時是台南監獄)對面的巷子裡,超過15年沒聯絡了,現在是否還住那裡我也不知道。國中的時候不像現在想去哪裡腳踏車騎出去就去哪裡,但我們幾個(還有一個蘇義欽,重點:我們三個都不高,換句話說,都不超過160)常常假借功課之名到陳同學家行匪類之實。國中時代對<匪類>的定義標準和現在不一樣,現在是沒有煙沒有酒基本上就不算匪類,不過國中時頂多買個時尚流行的泡沫紅茶,大家稚澀的一起畫個老虎,對自己符合模糊的<新潮>概念自我感覺良好,就很爽了。
 
在國一的時候,我們教室在某棟樓的二樓,依照推測應該是<明辨>樓。大成國中4棟教室以<博學、慎思、明辨、篤行>命名,獨缺<審問>;不過國中時代我的大腦簡單到爆,所想到的不像現在複雜些,當然也不會產生相關的疑惑。
 
某日中午,時間大約是1235,這是剛打午休鐘後幾分鐘時間,全班還是鬧烘烘的,但是我和陳同學都安靜的趴在桌上,這是事實。(剛打鐘幾分鐘,全班鬧烘烘,你睡得著才有鬼……現在是這麼想,但是對國一的我,當然不會想這麼多)
 
突然,全班安靜了,接著一個聲音響起,這是導護老師的聲音,這位男老師的名字我倒真是忘記了,可能還是得回去翻翻畢業紀念冊才知道。他不是我們班上的老師,是學校其他班的老師;導護老師說:<沒有睡覺的出來……
 
國中時渾渾噩噩的笨蛋我,咱雖然乖乖趴在桌上沒吵鬧,但卻也沒睡著。聽到這句話,我就走出去了;這時,全班走出去大約5個人,當然這位陳同學也在列,一堆人在裝睡。我們幾個照例先被訓話,每人屁股挨一大板,接著扶著二樓的扶手罰站,罰站到午休鐘響。
 
導護老師繼續他的巡邏,老師走後,我們繼續罰站,這時,我的眼角有淚;我發現站在我右側的陳同學,眼角也有淚……
 
 
─────────────
現在回想起來,我仍然為我當時的誠實自豪,但是也興起了<我是守法的,我沒有吵鬧,只是因為我太誠實,又夠笨不會質疑老師(不過當時現場質疑老師可能會被殺害吧……),所以必須遭受這樣對待>的念頭。這個小小的事件對以後的我影響很大:我很重視<法律、規定>這種東西,有時即使違法,我也很清楚知道我正在違法(儘管我可能會在四下無人時分闖個小紅燈,但是只要被警察抓到,我知道我違法,絕對不會多話辯解囉唆求情……ㄚ我就知道闖紅燈是我不對,你開單吧!);但是如同上述午睡事件,我也很注重執法人員執法上的規範......要是當時這位導護老師說的是<吵鬧的出來>這我是絕對不會出去的;但是他說的是<沒有睡覺的出來>......。
 
某次,我車車被拖吊;反正遇到這事就是罰金交出去就可以把車車開回家,天經地義,這我也了然服膺。我把錢領好帶去拖車場,找到承辦人員,拿出現金……接著我堅持要看一下我違規被拍照的照片。當時相機在警員身上,警員不在;承辦的會計小姐硬是打電話把警員找回來。……我的酒友<阿傑仔>剛考上法官,是現在匪類(照例菸酒)的好伙伴,某次一起抽菸喝酒聽音樂吃花生匪類時,我跟他提及這件事,他說我就是傳說中的<刁民>……但是這個<刁民>名詞的背後,我想還是這些小時候的經驗陸陸續續建立起來的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